母親的杏樹屲

來源:本站原創?作者:楊向暉??時間:2019-09-16?【字體:??

寧夏隆德縣溫堡鄉甘渭子川古老鄉村楊坡村東屲上,綿延一屲的杏樹,花開花落,麥黃杏熟,葉綠葉黃,年復一年,從五十年代到今天,無論滄桑滿屲,風霜覆路;不管山下世道如何起落變遷,一如既往護佑著村莊。那酸酸甜甜的杏兒,昭示著山下人家有滋有味的日子……

這一屲杏樹不是黃土天然生長,而是靠人一棵一棵栽出來的。

據縣志載,屲上遍地酸刺林、洋槐、榆樹、楊柳,以及杏、桃、梨、李、桑葚、枸杞等繁茂果木樹。在草木繁茂之地,古村與漢朝小月氏人相安而居。

隨著人口漸多,樹林在砍伐中漸向溝垴退去。五十年代初,村莊溝兩邊已是禿山光屲,屲頂的風穿過野草和灌木叢,飛奔而下,裹挾黃土落滿院子。雨水多時,山洪從上河溝垴深處沖出,淤泥枯樹野藤草根纏滿河道粗楊樹。老人說,早年間,溝垴深處屲上有叫郁家灣的村子,被山洪半夜端走。多年后,在溝垴河灣淤泥中能挖出漢代壇罐盤碗。

山洪沖走村莊的記憶在代代人的傳說中成了生存的警惕和提醒。種樹,成為護村安居的選擇。剛解放,人們對新社會好奇和向往,建設家園,創造美好生活勁頭足。溫飽雖未完全解決,但動員栽樹,家家響應。從五十年代始,以村里婦女為骨干的一場曠日持久栽樹行動開始了。楊家坡的女人們把青春和光陰,對生活的向往,吃苦的名聲,與杏樹一道栽在光禿禿的屲上。八十年代包產到戶時,那一面綿延二十多里地的干山禿屲上,杏樹林成一道護莊的青翠屏障和遠近聞名的杏花村。記憶中的春夏,滿山遍野粉紅細白的杏花芬芳盈村,名叫“旋黃旋割”的鳥兒在屲上啼叫飛過:麥黃杏熟了。

栽樹的日子,也正是生活苦焦年月。母親一嫁來就加入栽樹大軍。母親名字里有個杏字,似乎和這杏樹有不解之緣,也似乎因杏成殤。栽下滿山杏樹,卻沒有像杏樹一樣在最芬芳的年華艷麗,終因積勞成疾,在一個杏樹掛果的五月冰雹夜,和屲上的杏兒一起,被歲月打落了。這是我童年最痛和離開故鄉最后記憶。

杏樹是頑強的,在屲上干土里站了60多年,依舊開花掛果,以青翠之目,注視著山下村莊變遷和悲歡離合。每當清明回到故鄉,在初發春芽的杏樹間,踩著母親留下足印的屲上田埂,仿佛杏樹就是母親,忍不住一路摸著那些歷經歲月風霜,粗糲堅硬的樹干,流下淚水。

父親過世后,年年回到故鄉的日子里,望著院后屲上靜立的杏樹林,想念艱難歲月里勞作的母親。

2017年冬天,繼母回到老院安詳去世,睡在與生母隔溝相望的西屲崖頭灣山上。繼母百天忌日回老家祭奠,偶然聽族里親房說起村上建設新農村、鄉村旅游,想把杏樹全部挖掉換栽松樹。

我知道,故鄉的黃土,晴天是能飛起來的細面面,雨天是到處流淌的稀糊糊。就是因為有了這一屲忠貞杏樹,擋住了屲頂上刮的白毛風,天上的雨水。幾十年了,山下村子沒有遭受過一次山洪侵害,居安且祥。

杏樹是最適合家鄉土壤,換栽松樹長大也需年月,到那時,黃土泥可能早把村子埋了。更何況,這一屲杏樹是楊坡村母親們的化身。

一位老村支書、一位縣政協委員的族中長輩兄弟二人來祭奠繼母時,我說了我的擔憂,他們答應給村上建議,最好不挖。

又一個冬天,繼母一周年忌日回鄉祭奠,見到他們,說村上不挖了,在杏樹邊栽種松樹。心稍安,仍擔心,一再說要看護好這一屲杏樹,這是楊坡村母親們的心血,是村莊的庇護神。

這些年,政府對建設新農村下足了功夫,每次回到故鄉變化很多。白墻紅瓦的新農村在川道里安靜祥和,一些未拆的老院墻上,依稀可見舊村歲月痕跡。鄉村公路從月氏古城交界處蜿蜒進村,穿河上屲,進到岔溝垴村莊。路攔腰截斷了杏樹屲,出岔的路更寬敞平坦了,在冬天,冷峭清瘦的杏樹間,看見一道白的傷口,有一絲惋惜的悵然。

那位委員族中長輩囑我幫改縣上來考察他們楊氏彩塑匯報,想給村上申建一個莊族歷史展覽館,帶動鄉村旅游。這次機緣,讓我不揣冒昧,居然拿塞罕壩作對比,提出總結“楊坡村杏樹林精神”,建立杏樹林和楊氏彩塑、民居,以及在山上大片種植苜蓿、馬鞭草等作物,形成楊坡村傳統文化、改造自然的人文和自然景觀結合的鄉村旅游體系。  

說實話,故鄉還真不能和塞罕壩同日而語,但對一個村莊來說,那也是了不起的創舉呀。不由敬佩當年村干部的遠見和堅持。這一座生存之林、功德之林,也值得楊坡村后人們珍惜和紀念。也是我懷念母親的寄托。

歲月漸遠,時光流逝。當年參與栽樹的女人們,出嫁、漸老、去世。當年的村干部也逝去。這個壯舉和故事,至今沉淀在村莊記憶深處,隨著老輩人逐漸離世,年輕后代知之漸少,對那一段母親們艱苦創業的歲月,更無完整印象了。

國家日漸重視鄉村振興,多么希望,能夠重新喚起楊坡村人的歷史記憶,對“楊坡村杏樹林精神”挖掘、傳承,向曾經付出的人們致敬。更重要的是,當年的人工杏樹林,已經成為自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對待杏樹林就像對待村莊一樣珍惜保護。習近平總書記在往心坎里說:“依托現有山水脈絡等獨特風光,讓居民望得見山、看得見水、記得住鄉愁;注意保留村莊原始風貌,慎砍樹、不填湖、少拆房,盡可能在原有村莊形態上改善居民生活條件;傳承文化,發展有歷史記憶、地域特色、民族特點的美麗城鎮。”就是希望人們讓村莊真正成為一代代人生活,美麗如畫的老家。

山杏林,就是楊坡村人難以忘懷的鄉愁。

心里牽掛屲上杏樹,又一個假期,回到老家。建議那位楊氏彩塑后人,在屲上林旁,為當年栽樹的母親們彩塑一組人物群雕,他欣然應允,他提議讓我撰寫碑文。期待早日看到群雕,喚起和紀念并不遙遠的村莊記憶。

但愿故鄉杏樹屲上,能年年有杏花春雨,麥黃果甜,品味有滋味的日子。

相關新聞